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社员风采 » 风采展示
宁 馨:团结合作,十年奋斗,只为繁荣我市土肥科技
 浏览次数:   字号:[]  [我要打印][关闭] 视力保护色:

  我1963年毕业于贵州农学院土壤农业化学专业。正在事业刚刚起步的时候,“文化大革命”十年浩劫,不仅遭受了身体和精神上的摧残,更重要的是荒废了专业学科,甚为可惜而不堪回首……

  1978年底,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通过拨乱反正,作出了把全党工作重点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的战略决策,制定了关于加快农业发展的一系列方针政策,在“一靠政策,二靠科技”和“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感召下,作为农业科技人员的我,在欢欣鼓舞、大有作为的同时,却深感任重道远,形势逼人,需要急起直追,争为党和国家多做贡献。

  1979年年初,国务院下属了国发(1979)111号《关于开展全国第二次土壤普查的决定》,省农业厅三月份召开了全省土壤普查工作会议,做出了“统一规划、加强培训,先行试点,逐步铺开,强化检查验收,如期完成任务”的部署。市委、市政府对此项农业工程十分重视,在人力、物力、财力上给予大力支持,市农业局局长周绍帮亲自主持召开全市封普查工作会议作了动员和全面部署,明确以市农业局土肥站为牵头单位(我时任副站长主持工作),组织各特区、县农业科技人员,并从市农校通过考试考核选拔20名尚未毕业的农学专业的学生参与,各特区、县还聘请了120名农村知青参加培训和野外调查及室内作业。同时着手筹建市、特区、县两级4个化验室,购置了仪器、试剂、设备等,组织编写了教材,聘请了师资,以水城县教场公社(乡)进行了47天的试点培训,迈出全市第二次土壤普查的第一步。

  我市农业科技队伍力量薄弱,特别是土肥科技人员奇缺,全市市、县两级4个土肥站仅有专业人员3名(其中一名还是80年后做思想工作调进的),在校学的东西本来就不够用,何况荒废多年,不用说野外调查、室内化验、勾图制图具体怎么搞,就连培训、试点从何做起都感茫然。我的老师龙宗翔先生帮了我们的大忙,他不仅亲自授课,还带领全体学员从教场出发向南横穿老许丫口到玉舍,沿威水背斜一翼,爬山涉水一天,进行土壤地质实地考察,受益匪浅!我和彭希连,陈景厷等同志日夜加班,赶写了十多万字的教材,分头讲课,身体力行,带领队员跑遍了教场公社的每一块田地,开挖剖面,评土定土,手把手地教队员勾绘土壤草图和土地利用草图,最后由我撰写了《教场公社土壤普查报告》,其后的实践证明,教场试点经验为指导全市土壤普查规范进行开了一个好头。

  1980年元月至11月,盘县、六枝(钟山区含在水城县区域内,不单列)县级培训试点陆续上马,全市土壤普查调查全面铺开,室内土壤样品分析化验(包括耕层农化样和剖面诊断样)同步进行,公社(乡)级土壤图(1:1万)和土地利用现状图(比例尺同上)逐步成图出图。公社级调查完成以后,又协助各特区、县缩编成县级土壤图(比例尺1:5万,下同),县土地利用现状图以及氮、磷、钾养分分布图,土壤改良和利用分区图等成果图件。各特区、县的土壤普查报告(即××县土壤)我重点协助水城县,全书的重点疑难章节如土壤形成,土壤分布规律,土壤分类,水稻土等,都由我亲自撰稿,和熊忠昭等同志共同完成。

  为了鞭策自己,严格要求自己在发展我市农业科技上多做贡献,1979年,我向局党组写了入党申请书。经过组织长期考察并征得市委统战部的同意,局党组书记何永东同志找我谈话,要我留在党外,或许对党和国家的建设事业更会有利些,我接受了这个建议。

  1981年,由谢应钦同志发启,邀我和曾大鲁同志认真学习了九三学社社章以及九三学社历史和九三精神,深感到九三学社是具有民主科学精神以及求实、奋进、报效、奉献情志的优秀民主党派,具有崇高的社会威望。于是,我们三人一起,代表六盘水科技界一些人士,向九三学社贵阳分社(九三学社贵州省委前身)呈交了在六盘水建立地方组织的请求书,并各自提出了入社申请,经过培养考察,九三学社省委直接发展了我们加入九三学社,成为六盘水市最早参加九三学社社员之一。1985年11月,九三学社六盘水市委筹备组成立,时有社员40名。1987年,我被增补为社省委委员,此后,在社内社外,做了力所能及和工作,多次获得社市委的表彰与表扬。加入九三学社以后,更加激励了我为市土壤科学发展,实现农业现代化做出自己的贡献。从1981年底开始,我和刘和禅等同志深入土壤普查乡村第一线,亲自挖掘土壤剖面,研究土壤发生规律和不同土种类型诊断特征,排除同土异名和同名异土等疑难问题,进一步修订土壤工作分类系统,并采集典型土壤诊断样品,送市土肥站化验室化验,为确定全市土壤分类系统提供科学依据。我们跑遍200多个公社(当时全市为244个公社)和名山大川、河谷盆地(包括韭菜坪、牛棚梁子、八大山、八担山、老黑山、格所河谷、茅口河谷、都格河谷、清水江河谷等)考察气候、地质、地貌、植被、水文等诸多土壤成土因素,以及土壤垂直地带谱条,拍摄了数以千计的各类照片。1983年至1985年,协助各特区、县进行外业资料的清理审核,外业校图补课,土样分析化验结果的审核和审定,土壤面积的量算与各类表报统计,图件编绘的核审,各类成果报告的审阅与修改、订正,协助布置成果陈列室等。198410月,鉴定了六枝土壤普查系列成果;19853月,鉴定了盘县土壤普查系列成果;同年6月,由省土壤普查顾问组鉴定验收了水城县(试点县)土壤普查系列成果,受到了省顾问组的好评。

  从1985年7月开始,全市土壤普查进入高级资料汇总阶段,至198710月基本结束,历时两年零三个月。

  市级土壤普查资料汇总是一项十分浩繁的系统工程,需要加强领导,统筹规划,规范动作,分步实施,以确保市级成果的完整性、精准性和置信度。我们主要按六个阶段进行:

  一是准备工作阶段从特区、县抽调6名技术骨干集中到牙买加,先培训,后工作;调集各特区、县经鉴定验收的各类土壤普查资料,包括244个公社的野外调查土壤剖面登记表、公社土壤图、土地利用现状图、典型土壤纸盒标本,县级土壤图及各类成果图件、各类统计表报、《土种志》、《六枝土壤》、《水城土壤》、《盘县土壤》、土壤普查成果应用专题报告及论文等,向省顾问组申报汇总启动,得到汇总经费叁万元。

  二是复查和补查各特区、县野外调查成果资料,包括土壤图土种、土属图斑的分布规律性审定,开展典型地域和特殊地区的土壤生态景观调查,补挖土壤剖面,采集市级分类诊断土样,制成土壤整段标本,拍摄彩色剖面景观照片和土壤分布规律组合照片,汇总各特区、县土种资源,通过评土比土,制定《六盘水市市级土壤分类系统》。复查、补查期间,还进行了土壤污染调查和土壤主要微量元素丰度调查,以为土壤环境治理和合理施肥、配方施肥提供科学依据。

  三是面积统计和各类表报的汇总,包括各Ⅰ类、Ⅱ类土属、土种的毛面积和净面积,各级土地利用类型的面积,土壤肥力各要素值及面积统计,包括土体构型、土层厚度、土壤表层及耕层厚度、土壤质地、土壤容量和土壤孔度,土壤水分(包括吸湿水,土壤抗旱能力等)、土壤养分状况及电化学特性(包括土壤有机质及全氮、土壤有机磷、无机磷、土壤全钾、速效钾、土壤酸碱度以及微量元素硼、锌、钼、锰、铜的含量与分布)。按自然土、旱作土、水稻土三大利用类型,分划了上、中、下三等,并进行面积和肥力状况分划统计;对土地资源的数量及利用现状进行统计和生产力评价,确定各类土地资源的限制因素及限制强度;土壤改良利用分区方案及面积统计等。

  四是编绘市级各类成果图件。主要有1:20万(下同)的市土壤图、市土地利用现状图市土壤、全氮及碱解氮分布图、市土壤有效磷分布图、市土壤速效钾分布图、市土壤改良利用分区图等8套。同时,为编撰《六盘水市土壤》有关章节,还编绘了1:80万(下同)的市各气候要素附图(包括年均温、年降雨量、稳定通过10℃积温、年总积温、无霜期、年日照时数、年日照百分率等)、市气候区划图、市地势图、市坝子分布图、市农业地貌分区图、市地质图、市岩组图、市植被分区图、市水系图、土壤分布断面图、市土壤图、市土壤改良利用分区附图等19套。

  五是各类报告的编写阶段。包括《六盘水市土壤》上下册、《六盘水市土种志》上下册、《六盘水市第二次土壤普查专题调查研究论文选集》、《六盘水市第二次土壤普查工作情况的报告》各类成果面积统计表册说明书,各类成果图件说明书等。

  六是成果展览陈列阶段,包括展示各类成果图件、统计表册、文字报告资料、土壤整段标本陈列、土种纸盒标本陈列、各类土壤生态景观彩照和土壤剖面彩照等,陈列馆设市农业局二楼,占地50平方米。

  通过全体同仁团结协作,努力奋斗,到1988年六月,即省级土壤普查大汇总前夕(此期间,除提供全部成果资料外,我还为《贵州省土壤》一书撰写了山地黄棕壤、山地棕壤、沼泽土、草甸土等有关章节素材),历时整10年,据统计,全市共组织175名科技人员和知青,成立22个外业调查队,普查了三个特区、县244个公社(后改为257个乡)、1778个大队(村),总土地面积1487.10万亩(折9914平方公里),其中自然土423.36万亩(毛、净面积同),耕地509.80万亩(净面积,下同),其中旱作土442.32万亩,水稻土67.48万亩。共挖掘土壤剖面23247个,其中自然土剖面2589个,平均每个剖面控制面积1635亩;耕地土壤剖面20658个,平均每个剖面控制面积247亩;采集化验土样4385个,其中耕层农化样本2141个,平均每个代表耕地面积2094亩;采集诊断土壤剖面783个(含市级),全市19名化验技术人员共化验、检验8.5万项次;共采集纸盒标本21926个,整段标本115套,岩石标本65个,拍摄各类照片3000余张,填记各类表册13309套,编绘各类成果图件605套(其中市级27套),编写各类文字报告42份共303万字,其中《六盘水市土壤》上下册共2068节,计40万字(其中由本人撰稿共1862节);《六盘水市土种志》共1029节,计30万字,全由本人撰稿;《六盘水市第二次土壤普查专题调查研究论文选集》共收集论文9篇,由本人拨的(或合作的)共5篇,其中《六盘水市主要土壤类型微量元素丰度及农业评价》一文,获1986年度省科技进步四等奖。另《六盘水市与云南接壤土壤类型划分之研究》获1988年度省科学技术协会优秀论文三等奖。

  据土壤资源统计,全市共分划出12个土类,29个亚类,96个土属,240个土种,对各土类、亚类、土种的分布,成土条件,成土特点,理化性状,生产性能和改良利用途径,都有详细的资料可供应用,查清了我市土壤资源的数量和质量,为全面开发利用土地资源,合理用土、改土、配方施肥、科学种田,为调整农业产业结构,实现农村经济持续发展和农业现代化,提供了科学依据,填补了我市农业资源数据库中的一大空白。

  19879月,省土壤普查顾问组检查验收了六盘水市土壤普查系列成果,得到了省和各地州市领导和专家的好评,获省颁发的二等奖。同年,我被评聘为高级农艺师。

  回顾八十年代那一段拼搏历程,感慨万千,我深深体会到:

  一、加强团结是搞好事业的根本

  团结是一种精神境界。团结出凝聚力,团结出战斗力,只有团结才有力量。要完成这样一项浩繁的系统工程,就要紧紧依靠党的领导,团结向党,团结好身边工作的同志,团结好在基层第一线的战友,和他们心心相印,和衷共济,同甘共苦,不怕一身汗,不管一腿泥,一起爬山涉水,同心协力,圆满完成野外和室内各项作业,干中学、学中干,不耻下问,共同提高。市级资料汇总阶段,参与汇总的主要技术骨干彭希连、聂庆明同志,都是我们九三学社的战友,他们有许多长处,值得我学习和尊重,我们团结得如同一个人,共同带领其他同志,善始善终地完成了这一艰巨任务。

  二、要有的责任感,硬是要有点拼搏精神

  早在土壤普查起步之际,领导明确我来“提统”,我就觉得责无旁贷!我曾经和同事们开玩笑,如果我累死了,请把我裹张土壤图一起火化,把骨灰撒在牛棚梁子、八大山上。有幸我命长,不能活到今天。1982年,我和熊忠昭、张传文同志赴龙场、花嘎及格所河谷考察采样,终因长途奔涉,引发肾功能疾病,经省中医二院治疗一月余,尚未治愈,我又回来继续投入战斗。我不继续干,交给谁来干呢?给领导出这样的难题,不是我的个性!1987年春节,市级汇总进入决战阶段,我和聂庆明同志商定,这个年的假日只好在办公室度过了,我们从大年初一起,不管节假日,不分星期天,晚上回不去,就在沙发上睡一阵,早晨起来又接着写、写……这七、八十万字的材料,终于把我的胆石症引发了,按着肚皮不行,只好一边熬中药,一边写文章!前后写了9个月,终于完成了任务。

  三、学海无涯,要不断地学习——实践——再学习

  土壤学本来是一门基础理论学科,通过全国第二次土壤普查实践,要把它转向应用学科,不去学习,不善学习,就是“瞎胡闹”。十年间,我们不断地拜师学艺,经常向贵州农学院汪玢教授、张明教授、龙宗翔老师请教,走访毕节、安顺、铜仁、黔东南,与同行专家共同探讨有关技术难题,以求共同提高;带着问题,深入基层第一线,向农民群众请教,向普查队员学习,亲自挖剖面,探讨土壤发生和生产性能等诸多学术问题,并不断地总结提高。

  功夫不负苦心人,由于多年来跑的面广,见得多,识得广,胸中自有一本“活的土壤图”。这些年各特区、县开展的配方施肥科研项目,我为他们在土壤分类(把县分类系统归并到省和全国土壤分类系统中)、分析化验结果的审查、田间试验、项目总结报告的审定等方面,做了许多有益的工作。

抚今忆昔,岁月如歌。转眼已到古稀之年。“廉颇老矣,尚能饭否?”可幸身体尚可,愿在有生之年,继续为党、为国家、为九三贡献余辉。

上一篇:
下一篇: